我们,是面临大债时代这一代的年轻人,贫酸人生正在不远的未来等着大家,加上每日重覆性的消磨,为了某种理想的坚持,每日重覆性的消磨,费尽力气在现世漂浮悬挂在那里荡着….未来,是贫酸且看不到尽头的彼岸。终使我们成为被废弃,对他人来说可废弃的消耗品,这也让我们对于日常生活的感受逐渐养成一种冷漠,一种源自于自我的保护的消极。对浑沌现世感到绝望与无力的我们,转以自嘲、幽默、轻飘飘的态度,作为对现实的一种非典型战斗姿态,贫弱的自救性抵抗。

我们都不是英雄,在自己的生活也不曾是英雄,遗失爱与和平、正义与勇敢、热血地奔向夕阳……在那边会被实现?

彼岸成为我们遥远、永远一直追赶的那一端。

「彼岸岛」联展作品黄鼎云《太平盛世裏的防空演习II》的导演概念篇,以自身观察将我们这一代的面对现世的沮丧困境,透过展览空间与策展论述,将妄想成为倒转世界的具现化,将微小的自己,在拟造的空间中,揭示一个可能,成为:大˙英˙雄。

《太平盛世里的安全演习II》

导  演︱黄鼎云 / 文    本|黄鼎云、邱昱翔(乔巴)

演    员|陈煜典(Duke) / 座谈人|杨立维

演出介绍|如果事件从来不曾发生,就不该有演习,演习是为了未来可能的发生,只是它绝对的安全;如果事件已经发生过,何需演习?演习是为了未明的发生,只是它绝对的造假。剧场事件今日擦枪走火,在假定的太平盛世里举行安全演习,又在信以真的安全演习中体会太平盛世,状似亲密又虚应故事,用一点仅存的温暖和自己相处,还得提醒自己要好好善待他人,哪怕就差一秒钟,我们随时可以灯暗谢幕。

人物本事|多尼多尼 乔巴 邱(Tony Tony Chopper Chiou),从小梦想自己长大后会当医生,不慎疏忽爱上戏剧,目前是个不菸不酒的菸酒生,论文题目只想钻研摔角。不是阿凡达,所以没有蓝色的鼻子,不过鼻头红痘痘在人生中所有想耍帅的日子都会抢尽丰采。目前单身,夜深人静时总想交个女朋友,鸡鸣破晓时还是觉得先交论文比较实际。一生最大的遗憾是还没有参与帐篷剧的演出,但上过街头抗争。体认学术是温床也是瘟床,他说这是饱读诗书的他长大后最大的顿悟,不过话锋一转心甘情愿朝学者的路迈进。目前闲暇之余最大的乐趣是在FB上想梗蒐集「讚」,正预计出版首部作品《乔老师语录》。